网站澳门威尼斯人电子 > 旅游 正文

杭州一派出所长突发脑溢血昏迷 曾是区高考状元

   2020-03-25 02:34:48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 来源:澳门威尼斯人棋牌新闻网

  原澳门威尼斯人棋牌:杭州一派出所长突发脑溢血至今昏迷!曾是富阳高考状元,同事唏嘘:他太拼了

  如果没有这场意外,昨天早上8点,杭州富阳区公安分局城南派出所原本要开例会,所长金健勇会在会上分配人员办理一起聚众斗殴案件。

  这是开展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以来,城南所辖区最重大的一起案件。金健勇已经带领兄弟们侦查了10多天,最近终于有了眉目。

  然而,这个早上,城南派出所寂静得凝重,民警们没有等到金健勇的出现——45岁的他在当天凌晨2点左右突发脑溢血,至今仍躺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

  “好后悔,早知道说什么也不让他亲自带队去抓捕。”“我应该再多劝劝他,让他换班休息下的。”遗憾、悲伤、难以置信……一系列沉重又复杂的情绪在城南派出所弥漫,而大家最异口同声的一句唏嘘是“金所长就是太拼了!”

  在意外来临之前,金健勇已经有两天没回家了。从同事的讲述中,我们还原了杭州一位普通派出所所长的48小时。

  9月17日早上8点

  带队提审嫌疑人回来后

  他说“脖子后面好痛

  这是新的一周的开始。像往常一样,金健勇早早地出了门,早上8点,他准时召集城南派出所的15位民警,布置落实扫黑除恶“钱潮3号” 集中收网行动方案。

  这次要处理的案件,金健勇格外重视。9月2日,在辖区内的一家洗衣厂,一群工人因口角而约架,根据从警22年的经验判断,他觉得这不像是简单的聚众斗殴。

  “案件涉及到8个嫌疑人,但10日为止,我们只抓到一个人,他很着急。” 城南派出所教导员董林峰说,当天会议结束,金健勇就提出来,自己带队去看守所提审嫌疑人,“其实这个案件是有查案副所长的。”

  类似的情况,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董林峰说,金健勇话不多,但他是一个很拼的人。从2015年金健勇来城南派出所以来,只要他认为重要的任务,都是亲历亲为。  

  当天9点多,金健勇带着法制员谭鑫一起去了看守所。提审很顺利,明确了接下来要抓的三个嫌疑人。

  可在回来的路上,金健勇的颈椎痛又犯了。

  “路上,他就说自己脖子后面好痛,我还开玩笑说他是不是睡觉落枕了。” 谭鑫回忆道,金建勇也没太在意,因为他颈椎一直不太好,只说准备找时间去找中医刮一刮。

  9月17日19点30分

  抓到人后连夜展开审查至半夜1点

  “白加黑”是派出所的工作常态。

  在城南派出所,原本有一位所长、一位教导员和两位副所长,四天轮一次24小时值班。

  这一天,不是金健勇的值班日,可他主动留了下来,为了带着弟兄们一起抓这天上午提审中明确的那三个嫌疑人。

  “原本是我带队去,可金所长一定要去,他说弟兄们在一线,他也要去现场鼓劲加油。”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查案副所长汤远航满是悔恨,“好后悔,早知道说什么也要拦住他。”

  但他终究说服不过对待案件无比执拗的金健勇。

  19点30分,由金健勇带队,三名民警和三名协辅警一同从所里出发,在银湖街道一举成功抓获3名聚众斗殴人员。

  22点左右,三名嫌疑人被带回派出所,金健勇组织查案民警连夜展开审查。直到凌晨1点30分,审查结束,他安排民警送押人员到看守所。

  9月18日早上8点

  觉得不舒服的他

  打电话给了相熟的医生

  配了中药又匆匆走了

  在办公室睡了一晚,金健勇一早起来,就觉得颈椎痛加重了。8点多,他打了个电话给富阳江南医院院长杨力,“说脖子酸胀,想要配点中药。”

  他们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了,因为江南医院离城南派出所近,金健勇经常来这里配中药调理。

  “他1米7多的个头,人看起来也很健壮,但经常感觉疲劳,尤其是颈椎痛已经有几年了。”杨力说,过去的两年里,金健勇几乎过几个月就来一次医院,“每次来都行色匆匆,坐不到10分钟就走。”杨力告诉记者,看到金健勇精神状态不太好,自己从两年前就建议他做个全身检查,可他一直说“等空的时候来做。”

  50分钟后,金健勇到富阳江南医院取走了配好的7包中药,就急忙赶去了春江街道太平村,参加村支两委会。因为他还兼任春江街道党工委委员,太平村是他所负责的联系村。

  春江街道人武部部长董正茂说,老金很内向,平时话不多,可做事认真负责,“每次和他搭档,有他在,我心里就踏实了。”

  22年前,董正茂也在公安系统工作,和刚入职的金建勇在富阳区公安局经侦科共事了三年多,“他不是警校出身,是学经济毕业,作为人才引入的,但很快就成为了科室里的业务骨干。”

  董正茂说,金健勇特别好学,当年还是富阳区的高考状元,2008年,他还一边工作一边拿下了浙大法律硕士的学位,“他总是戴着眼镜,有种学者气质,当时听说他调来做所长,我还觉得这种要冲锋陷阵、管辖一方的工作挺不适合他的,但老金是任劳任怨。”

  “不过,他对家人一直有点愧疚。所里工作忙,孩子都顾不上。” 董正茂告诉记者,金建勇的儿子9月份刚上高三,正是学业最繁忙的时候。

  中午12点到2点是理论上的休息时间,但身为所长,金健勇的午休基本是泡汤的。在食堂匆匆吃过午饭,下午1点,金建勇和富阳公安分局领导一起先后到所里、消防中队研究商量专案办公场所的建设。

  9月18日下午4点

  聊案件聊到晚上10点

  中途曾说“头背部神经很痛”

  下午4点,开了两个小时的春江街道班子会议刚刚结束。金健勇回到派出所,和董林峰等人继续会商聚众斗殴案件的办理处置,并发现案件中团伙成员涉及组织卖淫情况。

  “中途的时候,他按着头背部说神经很痛,可能有点偏头痛。”

  董林峰说,想到这一晚又轮到金建勇值班,自己提出来和他换个班,让他休息下,可被他拒绝了。

  晚饭过后,金健勇开始聊案件情况,由于案件有点棘手,案情讨论直到晚上将近10点。“9点50分,金所还审批了案件。”随后,他在工作笔记本上梳理了第二天例会需要布置的工作以及近期公安重点工作。

  在金健勇的办公桌上,电脑还开着,定格在富阳区公安分局的官网页面上。

  笔记本摊开在电脑前,一个半框眼镜放在一旁。桌面一角还有一个不太容易注意到的血压仪。

  金健勇一直有点高血压,他有测血压的习惯。日历本上,记录着他每天的血压状况,可时间停留在今年6月份。

  9月19日凌晨1点多

  求助电话打给了同事

  等同事赶到他已没力气回应

  这个晚上,除了金健勇,城南派出所还有两位民警和一位协警值班。

  凌晨1点52分,谭鑫突然接到了金所长的电话。“他说身体不舒服,叫我过去看一下,语气很虚弱。”

  谭鑫跑到所长办公室,连敲了三次门,喊人也没人反应。他急了起来,担心出事,两脚把门踹了开。

  屋子里一张小床,窗和空调没开,一阵闷热,金健勇瘫坐在床尾,扶着脑袋,他不是没回应,是没力气回应了。

  “他跟我说,头痛,很难过,全身一点没力气。我看他样子就不对了……”谭鑫赶忙打了另一个值班民警汪波的电话,快速给金健勇穿上衣服鞋子,两个人架着金所长出了办公室,送上车就直接往医院赶。

  派出所到医院近十公里,开车需要将近二十分钟。

  一路上,副驾驶座上的金健勇把车窗摇下来,说热得难过,想透透气,没一会儿又让谭鑫开了空调。他给家人去了个电话,半夜,电话没通。

  “刚上路的时候他还有意识的,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身体怎么会这样?等快到医院门口的一个转弯处,我瞥了一眼,所长已经坐都坐不住了,人往边上一倒。”谭鑫说。

  凌晨2点20分,送到富阳区第一人民医院门口时,金健勇已彻底陷入昏迷。“急诊室医生说,瞳孔一个大一个小,可能中风了,比较严重,有生命危险,后来拍了CT ,说是严重的脑出血,立刻就送进了ICU抢救。”谭鑫当时吓傻了。

  当天凌晨,富阳区第一人民医院开通绿色通道,组织专家团队负责专门救治,并联系市一医院和浙一浙二院专家团队前来会诊治疗。

  医院全力以赴抢救

  金所长,要加油啊

  大家都在等你醒来

  “这么来势汹涌的脑出血,很少见。”医生的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伴有多种并发症,包括中枢性循环衰竭、中枢性尿崩、神经源性肺水、吸入性肺炎。

  昨天3点多,在董林峰的通知下,金所长的家属赶到了。妻子隔着ICU的帘布,傻立着,眼圈瞬间就红了。妻子姐姐有些责怪地喊,“就一直加班,一直加班……”喊着喊着,放声痛哭。

  除了年少的儿子,70多岁的母亲、妻子的哥哥、弟弟、姐姐……陆陆续续,亲戚和同事们都到了。他们围拢着医生,可又说不出什么话,只是再三地说,“请你们一定全力以赴。”

  守在重症监护室外,所有人都在期待奇迹的发生。

 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张蓉 通讯员 徐佳 朱建峰


更多精彩:
陆POS机 http://www.leshangfu.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