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澳门威尼斯人电子 > 关注 正文

经济学人:加息最大变数不在起点在终点

   2020-01-13 04:25:51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 来源:澳门威尼斯人棋牌新闻网
美股行情中心 美股行情中心:独家提供全美股行业板块、盘前盘后、ETF、权证实时行情

  新浪美股北京时间14日讯 自美国利率于2009年进入谷底以来,联储一再对何时开始加息做出乐观预期,但是又一再拖延真正付诸行动的时间。如果换到体育界,联储是乐观的教练,而市场是满心憧憬的球迷,而前者始终不能兑现诺言,到现在早该被炒鱿鱼了吧。好在,正如最新一期《经济学人》刊文指出的,这一天看上去终于是要到来了。12月16日,联储要举行决定利率的委员会会议,这一次加息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这首先要感谢劳动力市场的强势。美国失业率目前是5%,大多数分析师最乐观的预期也不过如此了。在衰退当中,美国人损失了870万个就业机会,而衰退结束以来创造出了1300万个。2010年,空缺职位对失业者的比率为1比6,而现在只有1比1.5了。

失业率一路走低失业率一路走低

  长期以来一直止步不前的工资也再度开始增长了。9月间,联储开始半认真地考虑加息的时候,平均时薪的增长速度年速为2%,超过了之前的三个月,而现在,这速度更达到了2.8%。第三季度当中,薪资增长了整整4%。工资加速抬头,意味着劳动力市场疲软的日子已经成为了过去。

工资出现了苦苦等待的增长势头工资出现了苦苦等待的增长势头

  不过,工资加速增长的势头完全可能渐渐消散。衰退以来,成群的劳动者彻底告别了劳动力队伍:今年第三季度,25岁到54岁的人群劳动力参与率低到了1984年以来所仅见。如果有人受到诱惑,再度回到职场,则工资的增长就会被遏制。

  还有,联储最看重的通货膨胀指标目前只有0.2%,而不是目标的2%。在这方面,低油价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不过,哪怕不计算波动剧烈的能源和食品,核心通货膨胀率也只有1.3%。

  联储主席耶伦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和美元强势导致进口商品价格降低有关(2014年年中以来,美元升值了大约19%)。一旦美元汇率停止飞奔,这些影响就会逐渐消失。此外,油价下跌的空间也非常有限了,毕竟过去一年当中已经跌了大约三分之二。这就意味着通胀率2016年可能就会抬头。这自然也就成了催促加息的一个理由,因为货币政策对于经济的影响要真正发挥出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可是,联储却处于困境之中,因为他们面对着非对称风险。如果他们加息过快,导致经济遇到大麻烦,他们将没有多少降息操作的余地,毕竟利率是不可能比零低太多的。反过来,如果他们拖延到通货膨胀抬头,他们倒是有近乎无限的加息余地来控制它。

  要把握平衡,确乎是个微妙的游戏。耶伦女士喜欢强调的是,早点动身可以让将来的路程走得平缓一些;如果再拖一段时间,在短期内快速加息就可能会吓到市场。问题是,目前联储的预期利率要比市场的预期陡峭不少。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们目前的预期中值是,到2016年底,利率将上涨到1.5%,而市场的预期却只有0.85%。

  到底谁的看法正确,还是要看经济对第一次加息的反应。这是很难预测的,因为货币政策发挥效用的渠道原本就是神秘的。比如说消费,这是美国经济近期增长的大功臣。利率对消费支出的影响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明显,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与欧洲不同,大多数美国抵押贷款都是固定利率的,因此美国人对于利率政策的变化其实并不怎么敏感。第一次加息肯定会使得借贷成本略微上扬,但也真的只是“略微”而已。

  利率上涨也不大可能如何遏制投资增长。事实上,从我们能够找到的证据看来,投资对利率变化的反应是双向的,而对企业而言,或许信心才是最重要的。就像一些专家指出的那样,如果企业将加息解读为联储看好美国经济的表态,则投资甚至可能加速增长。

  然后是出口。如果加息导致美元进一步走强,美国商品在海外就会变得更加昂贵。严阵以待的美国制造业当然不会欢迎加息(近期调查发现,制造业产出11月出现近三年来首次下滑),但是美元再度大涨的可能性着实有限,毕竟12月加息的前景都已经被几乎各个方面都彻底消化了。

耶伦和同僚们所面对的,是几十年所未见的微妙局面耶伦和同僚们所面对的,是几十年所未见的微妙局面

  只不过,如果联储完全按照自己的预期行事,在2016年当中以大大超过市场预期的速度加息,美元就真可能进一步走强,并且让通货膨胀受到迅速打压了。联储副主席费舍尔最近就估计,美元升值10%,就会让核心通货膨胀率在六个月内降低半个百分点。从耶伦的整个学术和职业生涯看来,一旦通货膨胀在短期内受到过强打压,她应该不会再坚持迅速加息。

  商品价格的进一步下跌也会发挥其作用。这会直接拖住通货膨胀的脚步,而且同时还会通过推高美元来进一步削弱它。美元近期以贸易加权计的升值,其动力主要都是来自于墨西哥比索和加拿大元的疲软。这两国货币的汇率走低正是商品价格下跌使然。

  一切归结在一起,其实最大的变数并不在加息的起点,而是在其终点。这要看所谓的“自然”利率,即供求平衡点的情况。要找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不过目前大多数人都相信这次的自然利率会比正常情况下来得较低,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危机以来经济的整体性低增速。旧金山联储主席威廉姆斯推算认为,这次根据通货膨胀调整后的自然利率应该是-0.1%,大大低于2000年的3.1%。考虑到通货膨胀目标是2%,加息的终点就该在2%以下。如此之低的水平本身就让人担心,要知道,2007年,危机之前,联储可是从超过5%开始降息的。

  上一次货币政策发生能够与当下相提并论的变化,还是1947年,那时联储在坚持了五年之后才开始在0.375%的基础上开始加息。这一次,我们最终加息的终点恐怕也不会距离零太远。(子衿)


更多精彩:
首码网赚吧 www.shoma.cn
分享到: